首    页 >> 新闻动态
新闻动态
大理大学情人湖的黑天鹅独白
日期:2019-01-28

  撰稿:甘惜淼、曾智    拍摄:曾智、如雪、咪咪猫鱼

 大家好啊!我们是从山东一个养殖场远道而来的黑天鹅大家庭,我是黑天鹅1号,大家也可以叫我“老黑”。历经千辛万苦,我和我的小伙伴们终于到达了新家—大理大学古城校区情人湖。初次见面,有点小激动呐!我们一行有十九只黑天鹅成员,虽然这里与我们在北方的家有些不同,但这里更加温暖,气候更“宜鹅”哦!住在苍山脚下,享受着山景别墅级的“豪宅”,喝着清甜的溪水,我们对未来的美好生活充满了期待。看,我们在情人湖中自由自在的游水嬉戏呢!

 我们才来的第一天就被东喜玛拉雅研究院实创部鸟组同学校园鸟寒假调查时发现了,我们瞬时感觉受宠若惊,也为这么快就能认识懂我们的人们而兴奋不已,真是“缘来东喜”!

 我们在新家住的挺好,吃的挺香,大家不用担心我们会水土不服。负责照顾我们的爷爷每天早上九点和下午六点都会带来我们最喜欢的美味­—饲料,同时,为了营养均衡,也会配上点小菜—白菜叶子。我们的碗是一个大大的盆,就放在假山瀑布的下方。

 我们的到来,吸引了很多游客和观鸟爱好者。他们都争先恐后的来看我们了,时不时还和我们来个自拍(看来我们很受欢迎呢),我们感受到了大家的热情。但还是想提醒大家在对我们拍照的时候注意安全哦,同时也希望大家文明观赏,我的小伙伴们可禁不住吓哦!

说明:QQ图片20190126201632

 我的故乡在澳大利亚,我的祖先于1697年第一次被欧洲人在澳大利亚西部的天鹅湖发现,在18世纪初作为一种观赏水鸟被引入欧洲等地。在引入后,我的一些祖先向往诗和远方,于是就悄悄的逃逸了。现在一些国家或地区会发现野生的黑天鹅,但是这些大多都是引入后逃逸的个体或其后代;我的叫声,可以形容为一种“音乐剧般”、深远的“号角般”的声音。在水上或者飞行的时候,我们偶尔也会发出一系列更柔和的嗡嗡声。在繁殖期和筑巢期受到干扰时,我们会发出类似于口哨的声音。我的外貌,羽毛大多为黑色,有着白色的飞羽;我们有很长的颈,是所有天鹅中颈部最长的;喙是鲜红色,但是尖端有着苍白色的斑。幼小的时候整体呈灰褐色,羽毛边缘是苍白色,大了的时候我们就全身变黑,像穿了黑西装一样。

 我们几乎全都食草,通常吃一些水生植物和沼泽植物。当我们在浅水中进食时,会将头部和颈部浸入水中,并且在保持身体水平的同时保持头部与底部平放;在深水中进食时,我们会全身倒立来到达底部。在非人工环境中,我们也会进行迁徙,但是我们没有固定的迁徙模式,而是依据当年的降雨量和干旱情况进行选择性迁徙。

 我们实行一夫一妻制,值得一提的是,其中有大约四分之一为同性恋,且主要为雄性。通常情况下,南半球的小伙伴们在潮湿的冬季筑巢。我们的巢基本上是位于一大片的芦苇、草或者杂草堆中,直径在1至1.5米之间,高达1米,位于浅水区或岛屿上。

 在繁殖期间,由父母双方一起孵卵,通常一窝有4至8个绿白色的卵,孵化时间大约为35到40天。像所有的天鹅一样,我们也会用翅膀和喙来保护自己的巢。小宝宝由父母照顾至大约9个月,直到羽化。

 很高兴能来到大理大学情人湖安家。在这样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相信我和我的伙伴们都能快乐健康的生活。

说明:QQ图片20190126203654

 谢谢!